小疯疯疯子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迷路的信

  直到很久以后,那时我早已记不清他的模样,却总是在梦里反反复复忆起那个笑。那时的他像是解脱,又好像是达成了什么心愿。

  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我只知道或许我是喜欢他的,喜欢他,连带着爱上他的笑容。

   在那以后,我又陆陆续续读了不少书,书上说在那遥远的中国古时有一个成语:爱屋及乌,或许最先说出那个成语的人,就有着和我一样的心情吧?
                                              ——楔子

“喂,你知道耶格尔分队长去哪了吗?”

“嗯嗯?就是那个艾伦.耶格尔分队长?去哪了?难怪今天没看到他呢。”

“听说是家人生病了。”

“啊啊,耶格尔果然是个好男人呢,对家人简直无微不至。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吧!”

“嘘,小声一点,被别人听到就不好了。”

艾伦.耶格尔,十九岁,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当了分队长,光是那张好看的脸,就不知道迷了多少女孩。

可他现在才不想理会这些东西。

“咚,咚,咚”门被极有节奏的敲了三下,然后静默。

没有预料中的回应。
  

“利威尔先生!”
  

…………



“嘭!”
 


屋子里没有人。


   一如那人年轻时的作风,白净的被子近乎强迫似的叠得整整齐齐,床边的急救设施被擦得一尘不染。空气中散漫着若有若无的花香,那是艾伦放在花瓶里的的矢车菊开了。

矢车菊是艾伦最喜欢的一种花,漫山遍野的开,算是野花,却美丽不失半分优雅。

有传说,在矢车菊开花的时节,折一朵矢车菊的花完完整整的放在口袋里,过一段时间再拿出来的时候,若仍是完完整整的,就会收获一份美丽的爱情。

为此,每到矢车菊花开的季节,艾伦的衣服总是香香的,口袋里总会装上那么几朵矢车菊,利威尔在洗衣服时,也常常掏出些许残破的花瓣。

花香轻轻的萦绕,时光悠悠的走,从初春到夏末,一年又一年,不经意间,萦绕了整个年少。

可直到艾伦长大加入调查兵团,他也从未在口袋里掏出过一朵完整的矢车菊。

他注定无法获得一份他向往的爱情。


呵,这是早就知道的吧。

那个人,是不可能爱上他的。

“利威……”艾伦话刚说说了一半就忽然消了音。

利威尔静静的站在邮箱旁注视着远方。

阳光就从他的方向打过来。更让那个人原本就苍白的皮肤显得越发透明,早晨的风有些大,将他的黑发微微吹起,整个人就像是要破碎在阳光里。

让人不敢大声讲话。

利威尔就这样静静的站了很久,艾伦也就陪着他站了很久,直到利威尔快要放弃时,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自行车清脆的车铃声。

“来自阿基斯坦家的请柬。”年轻的少年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手工请柬,非常有活力的笑笑,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抱歉,今天有点迟。”

利威尔轻轻点了点头“还有别的信件吗?”

“……抱歉,今天也没有。”少年有些不忍心的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眼中的希翼一点一点暗淡下去,感觉就像是亲手打碎了一个美好的梦。“……如果有从远方来的信,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送过来的。

这么久没有来信的话……或许他已经死了 ,又或许他把你忘了吧?其实少年很想这么说,但话到了嘴边就不自主的变了样子。

“谢谢了。”男人面无表情却很认真的道谢,一转头就迎上了艾伦灿烂的笑脸。


一时间有些恍惚。



“利威尔先生您已经可以走了吗?我把早餐准备好了~(≧▽≦)/~”艾伦狗腿似的帮他开门,门上的铃铛被他急促的动作晃得铃铃作响。

“嗯,今天是晴天,腿稍微好一些……辛苦了。”利威尔就乖乖的跟在艾伦身后,准备一声不吭的听对方即将开启的唠叨。

真是的,这么啰嗦到底像谁啊。


果然和那个死眼镜待久了吧?

“(⊙v⊙)嗯,不过下次利威尔先生能不能不要一声不响出去啊,我以为您又晕过去了呢w(゚Д゚)w”


果然开始了。

“……”不会有事的,让你担心了。

“下一次早上出来要多穿一些啊,即使是夏天,你的腿也不能受凉啊,我们就不用多麻烦韩吉小姐了O(∩_∩)O”

“……”真是烦人的小鬼头啊,就不怕我中暑吗?

“还有,粥里我没放豌豆,但是胡萝卜很少,请您务必吃完= ̄ω ̄=”

说着,他把餐厅的窗户打开,让晨风吹进来,白纱帘微微在风中飞舞,沐浴着阳光。晨曦将不大的餐厅笼罩在金色里,给所有的东西都慷慨的度上了一层金边。

“……”。。。。我讨厌胡萝卜。

“还有……”艾伦摆好早餐,拉开自己的位置,他的座位正对着窗,可以看得很远,直到森林。

他们家距离城中有些距离,周围也少有人烟,但离兵团很近。只要穿过了那片森林,就是调查兵团的驻扎地。因此,艾伦童年时除了上学,就是在山坡和兵团里度过的。

“你什么时候给我回兵团?”

“……”艾伦忽然就住了口。

“我……”想留下来照顾您。


他顿了顿,却还是没说出口。


“我请了假,五天后。”


“你明天就给我滚回去。”


“后天”艾伦有些不甘心。

“明天……还是说你这小子真把我当废人了?”

“……好,是的先生,明天。”艾伦又给利威尔夹了块肉放到对方的盘子里,闷闷的给自己灌牛奶,“韩吉小姐明天会来,她说兵团里很无聊所以想和您谈谈心。”


“……”利威尔没再说话。这虽然很像韩吉可以说出的,但绝对是这个臭小鬼临时瞎编的鬼话,可他也没再说什么,双方各退一步,他只是安静的喝着红茶。

“请您少喝些红茶,对身体不好。”

“……”知道啦,臭小鬼。




“利威尔先生,我马上就要回兵团了T^T请您务必要注意身体 韩吉小姐很快就会过来。”

“你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会有那些奇怪的东西?”

“你是说……= ̄ω ̄=这样”

“……嗯”


“这是颜表情啦,可以更准确的表达我的心情~(≧▽≦)/~”


“不要搞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快滚!”利威尔简直要把他踢出去了。


艾伦故意不闪,结结实实的用小腿挨下了。

“呜哇T^T,您下脚好重……对了,明天是阿基斯坦家孩子的十周岁生日,您要去吗?”

“……让.阿基斯坦的孩子?”

“是的。”



“去看看。”

“好的,我会准备好礼物的。利威尔先生再见~(≧▽≦)/~”艾伦又摸了摸口袋里的那封信,心情有些复杂,但脸上笑容依然不减,“那我走啦!”


“啧,臭小鬼,快滚!”

利威尔站在门口,一直安静的立在那里,他的腿根本不可以让他过久的站立,可他依旧固执的扶着门框站在那,望着艾伦渐渐模糊的身影。

就像是他多年来执拗的等着那封回信。


如果艾伦这个时候回头的话,便可以看到利威尔远远的在看他。

你回来啦,是要回来抛弃我吗

兵长。”青年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变声期的沙哑,不过声音的确比年少时更加低沉,却是说不出的好听。

轻轻把红茶放在桌子上,面前原本看文书的男人突然抬头,眼睛安静的盯着他看,青年也就大大方方的回看他,金色的眼眸亮得出奇。

“啧。”利威尔轻轻咋舌,偏移了视线,艾伦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在那张表情不丰富的脸上读到了心烦和焦躁。

兵长究竟是在苦恼些什么呢?是因为计划文书的苦闷,兵团人员和物资的损耗?还是心烦于今夜的麻烦的舞会?又或者说……他已经知晓了真相?

艾伦还在愣神,只见利威尔微微抬手,忽然将桌子上刚刚泡好的红茶打翻在地,米色的地毯湿了一大片,偏烫的茶水还在冒着热气。

是真的,他轻轻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眼前有些目瞪口呆的青年,韩吉是在开玩笑吧?真是的,自己怎么会相信那么愚蠢的事呢?

“报告!兵长您没事吧!”

在外面巡逻的士兵听到了响动,匆匆忙忙的赶进来,利威尔看着他直直穿过了青年的身体,来到自己面前蹲下去用手急着去捡那些茶杯的碎片。


“兵长……我”艾伦有些慌乱的站在原地,有迅速低下头,颇有几分小时候撒谎被识破的样子,都说三岁看到老,是有几分道理的,又或许在利威尔面前,他永远都是个孩子。

对方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之前预想中的惊讶,暴怒,难过,慌乱没有一点显露于表。

就像平常一样,冷静得让人心寒。

你不该为了一个士兵难过,利威尔告诫自己,你是调查兵团的兵长,你不能软弱的像一个女人。用尽全力使自己目光平稳,就好像平时那样,只是双手发凉,心脏跳得厉害。

“行了,你出去吧,我自己来。”他扭过头不再去看他,弯下腰,试着把那些碎片自己捡起来,却双手发抖,一下子刺破了指尖。

“兵……!”那个巡逻的士兵还未说完。

“艾伦!艾伦是不是在这里!”门口忽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响动,瞬间打破了这里近乎实质的压抑。

“三笠!艾伦已经死了,我和你说过很多遍了!不要再向前了,那是兵长办公室!”是让的声音。

“三笠,你冷静一下……”这是阿明。

“不!我感觉到了,艾伦一定在这里 !”

“三笠?”艾伦有些惊讶。

“我听见艾伦叫我了,别害怕,我来救你!”女孩的声音歇斯底里,无助得就像是一个丢了玩具的孩子。

"喂,冷静一点。"

“三笠.阿克曼……是这个名字吧。”利威尔站在那里,手里还握着那片划破他指尖的碎片,血就从那玻璃上一滴一滴的往地上打,他也不在意,转头撇了一眼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艾伦,又看向三笠,认认真真的说,“冷静一点,艾伦已经死了”一字一顿的。

三笠忽然愣住了,看着他,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这么和三笠说,也是在告诫他自己。



那个名为艾伦.耶格尔的孩子死去了。

血肉模糊,满身鲜血,与一个英雄的身份格格不入,三笠直接晕倒在当场,若不是让及时救下,怕是早已葬身巨人之腹。

他生前的恋人并没有看见他死前的模样,那个男人被派往另一方的战场去完成属于自己的任务。


这些都是韩吉说的,可是他的艾伦一直在他的身边。

利威尔活了三十七年,第一次相信世界上存在着鬼魂。

"艾伦会很痛苦,一定不能让他留下来。"韩吉很认真的吐出残酷的话语。


这是个玩笑或者梦吧?

肯定又是韩吉搞得鬼,是的吧?

是不是你不是都看见了吗?

心底忽然有个声音说。


"艾伦……"三笠忽然很小声的哭泣起来,双肩发抖,艾伦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看着她。
  

"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很久以后【再发】

或许在很久以后,战争会有一天结束。

艾伦也长大了,俊郎的青年接过那染血的披风,成为调查兵团新一任的兵长。

三笠嫁给了让,换上了洁白的婚纱,她就是最美的新娘。

那天艾伦牵着她的手,走过那漫长的红地毯,可她却觉得那段路短得让人迈不开脚。

可终是走到了尽头。

她的新郎在那里等她。

她的新郎不是艾伦,也不可能是艾伦。

放手吧,她对自己说。

从一开始你就输给了那个矮子。

再后来,她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曾经冰封的脸一点点浮上了温暖。她还学会了对每个人微笑,就像一个母亲那样温柔的笑。


爱尔敏褪去了儿时的青涩,多年的从军生活让他强壮了些,再也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把他当做小姑娘了。

他开了一家不大也不小的书店,养了一只猫,娶了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在那些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就抱着那只好不容易安分下来的猫。讲述着那些年年少从军的故事,他温柔的妻子坐在一旁安静的听。

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撒在素白的桌布上,撒了他们满头满身的温暖,空气中氤氲着窗外的栀子花香,有时候,一下午就这样悄悄溜走了。


谁也不知道康尼和萨沙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只是在某天早上当你打开的邮箱,里面是新一天的报纸,牛奶,嗯……还有一份婚礼邀请函。

于是你打开看了看,有些发愣,可是想了想又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虽然有些突然,但他们在一起又好像是天经地义。


然后多年来一直疯疯癫癫,老不正经的韩吉终于想通要嫁人了,她的副官一直在等她,只是她以前不想嫁。
可是,耳畔少了谁的嘲讽呢?

当年,当她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大姑娘,每每当友人谈论到这事的时候,她就会把话题转到团长的那濒危的发际线和艾伦的实验上,总弄得不欢而散,如此几次,那两人也就不再提及了。


就在婚礼的前一个晚上,他忽然来找艾伦,眼眶红红的,鼻子也是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艾伦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样。

埃尔文就站在她的身后朝艾伦耸耸肩,一只手臂手臂抬起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摆了摆手,示意艾伦不要说话,另一只袖子却是空荡荡的,他早已没了右臂,而那个人也走了很久了。

艾伦记得,那个晚上是韩吉最后一次去那片森林,抱着墓碑的她哭得像个小孩。


那是艾伦第一次看见韩吉哭,原来她也会有难过的时候啊。

那个人应该也会有脆弱的一面吧,谁又能说,一把利刃不会难过呢?

心就那么忽的疼一下,他摸了摸胸口,那把利刃或许就扎在那里吧?

夜晚没有月亮,星星却很亮,风就卷着那份星辉轻轻的吹,在风里,有谁的手温柔的抚摸着韩吉的头发。

或许她也是也是喜欢兵长的吧?艾伦悄悄的想,忽然鼻子有些发涩,可他不能哭,兵长会不开心。

“明天就是最后一战了吗……呐,臭小鬼,如果我死了,到时候你可别哭鼻子啊!”

“兵长是不会死的。”那时候他很认真的回答。

“……没有谁是不会死的。”利威尔愣了一下,狠狠的扯过艾伦的领子,强制的让他与自己对视,忽然伸手,把艾伦吓得一抖,闭上眼睛。

完了要被揍了,这是他当时唯一一个念头。


可臆想中的重击并没有来临,一只略显冰凉的手轻轻的抚上他的头发,就像是平时抚摸他的战马那样温柔“艾伦呐,别死了啊。”


他忽然惊醒,天边的星星已经黯淡了,东方泛起了微微的鱼肚白。

他似乎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梦里的那个人,温柔得像个残忍的噩梦。



韩吉是笑着面对所有人的,在今天以前,谁也不知道原来她可以那么美。

摘了那副陪了她许多年的眼镜,精心挽起那本就美丽的栗色头发,甚至脸上还化了精致的淡妆。

“ Do you take  this man for your lawful wedded husband, to live together after God’s ordinance, in the holy estate of matrimony? Will you love, honor, comfort, and cherish him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saking all others, keeping only unto him for as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y”那一瞬间,她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教堂门口,或许那里就会忽然跑过来一个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又微笑,”Yes,I do。”一字一顿。


艾伦也转头看了看教堂门口,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或许那个人已经来过了吧?

浅浅的看一眼,又浅浅的离去。

此后,每天去扫墓的就只剩下艾伦一个了。


"兵长,今天是您最喜欢的栀子呢!"他傻傻的对着那块墓碑笑,一如那年的少年,傻傻的捧着一大束栀子。



"兵长,等战争结束了你就嫁给我吧?"

"没常识的小鬼。"那年那个人啧了一声,接过那束花朵,用手轻轻的抚着那白色的花瓣,逆着阳光转头看他,敲敲了他的脑袋,"男人间是不可以结婚的。"

"那您愿意嫁给我吗?"

"到时候再说!"



"那我就等着您。"青年拥着那块冰冷的墓碑,很轻很轻的说。

历史书上记载着调查兵团最后一任的耶格尔兵长生者一副沾花惹草的好容貌,却一生未娶。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后记

"利威尔学长,你说他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啊。"少年金色的眼眸里像是盛了满满的阳光,亮的吓人。

"啧,别打岔。赶紧复习。"

"利威尔学长以后嫁给我好不好啊?"

"快背书!"

"利威尔脸红了!哎哟,哎呦别打我,打艾伦去啊!"

"死眼镜!!"


这个之前斗气删了。。。

昆戊曾经叫污七:

我试图长一点的……可是没做到……
然后不要脸的群宣
欢迎加入艾利●只有群主咸鱼群,群号码:424972957

Castiel:

【艾利】群文接力
上次发的估计是加了二维码被吞了
这是一个群抽风的文接力,关于艾利的文接力,顺便打个宣传,群号424972957ଘ(੭ˊ꒳​ˋ)੭✧
欢迎来玩

利威尔应援

今天,我安慰了不少人。直到我再也想不出什么能够安慰别人的话。
利威尔是不是要回家了?有人这么问我,我踌躇着说不出话。
但我还是不想放弃,想过来拉上一票。
我知道在这里拉票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利威尔就是我的信仰,他于我而言就如同杀老师对杀厨,夏目对夏厨的意义一样。
我这几天也有看见有人骂利威尔,骂我们,你可以骂我,尽情的骂。但请不要说我的信仰。我知道利威尔不会在乎这些,但是我们在乎。
喜欢一个人,喜欢他,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他。想费尽心思把他送上王座。
或许利威尔兵长今天是要回家了,不过欢迎回家,兵长,你还有我们呢。
但我不到最后一刻还不想死心,我不甘心啊,不想放弃。希望各位喜欢进击的孩子们投上一票,我们再努力一下,不要气馁,利威尔是个很温柔的人,他值得我们坚持到最后一刻。
感谢这些天为了自己信仰而努力的亲们,无论你们支持的是谁,你们都是最棒的。
感谢收看。【鞠躬】

关于一个男人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过程记得不算清晰,也不是噩梦,或许应该说是一个悲伤的梦。

夜半的时候就那样忽然惊醒,脸上湿乎乎的,摸了一手水,冷汗和泪水都掺杂在一起。然后我就再也睡不着了。

小时候总是听家里的长辈们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抵真的是那样吧,这段时间日日夜夜都想着兵长,利威尔也终于来到我的梦里了。

我站在一户人家的庭院里,一个男人俯身轻轻的抚摸着草丛中的一块墓碑,墓碑的上方是茂密的枝叶,那是枇杷树的叶子。

虽然那个人的脸模糊不清。

可心里却暗暗的悲伤,我知道他就是利威尔兵长,利威尔就是一个送葬的人,一个守护的人还有…………一个孤独的人。

即使你是阳光,是战神,是一个军队的信仰,你的身边从不缺乏同伴的围绕。

可是一年又一年,你身边的身影也换了一波又一波。
你还是一个人向前走去,踏过的每一步都埋着那些士兵的血和骨。

你不能停下,即使你知道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里,你也会变成他们其中的一员。

但在那之前,你必须肩负着那些或生或死的战友们的意志继续向前。

当你踏血而归的时候,你的心里在思量着什么呢?

会怨恨吗?怨恨这个残忍的世界。
会庆幸吗?庆幸自己又活了下来。
会麻木吗?麻木鲜血不会再悲伤。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们的利威尔兵长最后还是一个温柔的人。

你愿意忘记自己的洁癖,毫不犹豫的紧紧抓住重伤士兵满是鲜血的手。为了让他安心,郑重的许下承诺。

"他听到我最后的话了吗?"
"我想,他应该听到了。"

于是,你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艾伦即将被宪兵团的人枪击时,你不担心自己是否也会被误伤,直接了当的踹了上去,保护了这个孩子。

"喂,艾伦……你恨我吗?"你尽量面无表情,不想失了长官的威严,却又忍不住开口。

还有捡汤勺那次背对着艾伦的绝对信任。

你信任自己的士兵,你自信有强大,你总是把很多东西都担在自己身上,或许你也会有脆弱的一面,不过没关系,人都会有脆弱的时候,我们一直知道,你是个人,却也是我们的信仰。


为利威尔兵长献出心脏!


你也喜欢我们温柔的利威尔兵长吗?

今天天就是b站b萌八强了,请帮忙投一票吧(^V^)

万分感谢你们(鞠躬)下面附上b萌链接:
http://bangumi.bilibili.com/moe/2017/jp/mobile





关于利威尔兵长

在我去看进击的巨人之前,我一直都以为利威尔和巨人才是那是那部动漫的主角。
总是能在各种各样的场合听朋友们提到他的名字。
“诶,你画的是谁啊?”
“利威尔啊,兵长!他超帅的。”
“啊,啊,嗯。。【冷汗】”

“唔!你看你看,我以后要剪一个兵长的发型!”
“太短了吧?”
“怎么会,他可是我男神!”

我以前真的不太能理解,为什么那群女孩们一直认为利威尔是最帅的,说实话,对看惯了大眼睛美少女的我来说,无法明白一个死鱼眼大叔【虽然真的看不出来是大叔】到底有什么好的。【苦笑】

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去看了进击的巨人,场景一度血腥,生离死别,血肉模糊,却又充斥的几分柔软。
就像战争一样,人与巨人的战争,人与人的战争。

但这只是单方面的一场屠杀。
我这么想。
会有希望胜利吗?

直到利威尔出场时我才发现,是有希望的。
他站在那里,非常的小,但是却像是一把锋利的剑,可以破碎一切,动作干净利落,帅气异常。

好厉害,真的很帅,我感叹,但这却无法打动我。

如果真的仅仅是这样的话。

“左边三个,右边两个,我去左边,你们去右边。”非常简洁的话语,和他看上去一样,冷冷清清的,意思简单明了却让我一下子愣住了。

好别扭啊,这个人,其实是很想保护大家吧?很温柔呢。

然后我看见,明明有洁癖的他看着将死的战友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毫不犹豫的握住宣誓,说完以后还很认真的向佩特拉确认那人是否真的听到了自己的话语。

我当时泪水一下子就下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我看得太认真了,把自己带入了那个时代,我在大水中随波逐流,绝望之际终于找到了归属,那是一块坚固的柱子,或许也会在某时崩塌,但在那之前,我绝对是安全的。

就像小哥一样,再危险时候,只要有他在,就什么都不怕。

然后是在庭审过后很别扭的问艾伦恨不恨自己。

捡汤勺那次背对着艾伦对他完全的信任。

抛下尸体时的那回眸一撇。

性格暴躁却没有批评反而默默安慰不愿放弃同伴尸体而犯错的新兵。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利威尔,就是这样一个性格有些神经质,暴躁,实力强大却绝对服从命令的士兵,冷静判断,信任部下的长官,内心细腻很温柔的人。

他的温柔不是在表面,也不是话语,而是从每一个举动中慢慢渗透出来的。

“自己来选择,不会后悔的路。”

“你应该很讨厌白白送死吧?”
“是啊,很讨厌,无论是自己去,还是别人。”

“不要把重要的证人吃了啊,臭小鬼。”

慢慢的,他身边的每个人都被这种慢慢渗透出来的温柔所征服,因为实力而敬重他,因为温柔而爱戴他,我们也是。

为兵长献出心脏!

你也喜欢我们温柔的利威尔兵长吗?

明天就是b站b萌日漫场的利威尔海选赛了,请帮忙投一票吧(^V^)

万分感谢你们(鞠躬)下面附上b萌链接:
http://bangumi.bilibili.com/moe/2017/jp/mob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