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疯疯疯子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艾利】死亡罗盘

该说的青龙都说了,谢谢观看。
艾特兄弟和媳妇儿 @青龙qinlon  @昆戊

游戏开始——

清晨。

窗外的小鸟们叽叽喳喳的,他们正是打破这份孤寂中最积极的小东西。

随着他们苏醒,夜的精灵们就不得不带着黑暗离开,让太阳不急不缓的把阳光撒满大地。

窗外那棵大树已经长得很高大了,郁郁葱葱,小心翼翼想要给小主人拦住那刺眼的阳光,尽了全力,也拦不住点点斑驳的光跳落在地板上。

床上的男孩还在熟睡,睡相十分不雅,用"四仰八叉"来形容也并不为过,连被子都掉下来了大半。

"傻X快起床!傻x快起来!……"

忽然有个东西打破了这片寂静,"碰!"的一声被叫醒的艾伦扔在墙上,揉揉自己的眼睛,下床把那个用于烦人的闹钟捡起来。

"傻X快起床!傻x快起来!…"闹钟还在大声重复着刚才的话,艾伦狠狠的按下停止,世界终于清净了。

处理了闹钟,艾伦脑子里还是有点发蒙,环顾四周,愣了愣……果然是梦吗?

不屑的"切"了一声,习惯性去摸口袋准备去买早饭,却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上面的指针转了转,最后停在了——"撞死"

撞……死?

艾伦不明白,但是还是把它好好的放在了桌子上……叼了根巧克力棒就背着包出门了——他今天有一场考试,而且快迟到了!

有那么一瞬间,利威尔想骂人。

有那么一瞬间,艾伦以为自己死定了。

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愣了很久,发现身处的并不是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而是自己熟悉的房间。

看了看自己完好的右手,分明记得刚刚那辆失控的大卡车的轮子直接从他的右手上碾了过去。

真的很痛啊。

是梦吗?

可这未免太真实了吧?

咽了口口水,他下意识的去摸自己衣服的口袋,圆圆的——那是梦中的罗盘。

艾伦觉得自己的手指有些发抖,看着上面的字——撞死。

是了,在刚刚那个梦里,失控的大卡车,然后……死去?

"傻X……"这次的闹钟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艾伦"啪"一下按下去。

他的上衣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了,有些步伐不稳的冲进洗手间用水洗了把脸,镜子里面的人满脸都是还未擦干的水,甚至连前额的刘海都被水打湿了,很是狼狈。

我……会死吗?艾伦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的瞳色很好看,像是春日里被雨水浸过的新芽,总带着生的希望。

我会像梦里那样死去吗?

对着镜子发了半天的呆,艾伦忽然想起妈妈的话。

无论遇到什么事,必须先保持冷静。

不管这结果是生还是死,他都应该深呼吸——尽快让自己镇定下来。

再一次走到梦中死去的地方,不由得将脚步放缓,仔细听着身后的声音。

"救命啊!"

来了!

就是现在!

【艾利】死亡罗盘

青龙qinlon:


*去年就有的脑洞,现在终于拉着  @小疯疯疯子 @昆戊  一起下水了
*更新顺序为 @小疯疯疯子@昆戊 后最后@青龙qinlon
*一周一更,正文一人一千五多了可以少了群殴
*完不成更文任务的,下次更新加一千


00、


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廉价起来,艾伦握了握自己半透明的手,望着眼前熟悉的布局叹了一口气,他低下头,抿了抿嘴,最终还是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轻轻地敲击在木门上。


“咚咚”


“烦死了,有什么事吗?老爸!”


——这是一场豪赌。


望着门被一点点地被推开,艾伦的身体也不断消失,梦内的人缓缓地露出了脑袋,艾伦叹息地望着他,嘴巴磕动了下,然后彻底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了一个罗盘突兀地占据在门口。


屋内的人抓着头发,打着哈欠地走出了房门,被地上的东西吸引住了目光,他好奇地弯下腰把他捡起来。


——一切都拜托了。


他猛地抬起头,四处张望,却发现没有人。一滴冷汗不由地留下,下一秒,他的世界将会迎来一片漆黑与绝望。


——————


天还是蒙蒙亮,门口传出了一阵阵敲门声。


意识模糊地转了身,“老爸,再让我多睡一会。明天还要考试呢!”


门口的敲门声戛然而止,就当艾伦重新进入梦乡时,门口的声音又响起了,并且越发激烈,一个个重击砸在门上,毫不怀疑这个敲门的人大有把门敲坏的决心。


“烦死了。”


忍无可忍,艾伦抓住自己的头发,坐了起来。


“这么回事,老爸?”


揉了揉眼睛,掀起被子,双脚触碰到冰冷的地板上时,整个人为之一震,他抿着唇望向门口。


——他记得自己的父亲几天还在出差中。


对面一年四季都是灯火通明的俱乐部此时已经熄灯,窗外的黑暗仿佛要把自己的灵魂吸进去一般。
在万籁寂静中,门口震耳欲聋的声音十分清楚地传入了他的耳里。


艾伦自己知道自己没有睡前锁门的习惯,昨天晚上更是没有关门。


思路不由地转到小时候奶奶讲到的鬼故事——死神来敲门。


——死神在目标者的门外会不停的敲门,如果你在他还在门外时开门,你的灵魂就会被他收走。


不会吧。
艾伦并不是一个鬼神主义者,在别人看完鬼片后,缩在被窝里抖抖发嗦时,他已经陷入了梦乡。
穿上拖鞋,一把把窗帘拉上,在漆黑的空间中,金色的眼睛定定地盯着发声源。


“啪嚓”“啪嚓”
门口的声音随着拖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慢慢响起,慢慢地轻了下来。


——艾伦,要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只要等着死神走了就好了。千万不要和死神对话哦!


轻轻走向房门。按了按墙上的灯。
——漆黑如旧。


“你是谁?”


艾伦·耶格尔,今年十五岁是个无神论者,不听老人言,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门外传来了轻微的叹息声。艾伦绷紧了肌肉等待着他的下文。


“啪嚓”
头顶上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窗外的嬉闹声又传了出来,仿佛一切都像是被按了播放键一般,而刚才的只不过是他的幻觉罢了。


握着把手,慢慢地打来了门。


身后光线疯狂涌入了漆黑的客厅。
——空无一人。


“奇怪。”
脚上不知道碰上了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金色的罗盘发出幽幽的光。


指针在艾伦眼前慢慢地旋转了起来,然后在艾伦惊讶的眼神中停了下来,对着“砸死”。


还没等他多想,眼前就一片漆黑。


游戏开始了。

你回来了,你是要来抛弃我吗?

旧文终于写完了 @昆戊   @青龙qinlon


“报告。”

青年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变声期的沙哑,也比年少时更加低沉,却是说不出的好听。

"吱——"没有长官的许可,擅自推开轻轻把红茶放在桌子上,面前原本看文书的男人突然抬头,眼睛安静的盯着他看,青年也就大大方方的回看他,金色的眼眸亮得出奇。

“啧。”利威尔轻轻咋舌,偏移了视线,艾伦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在那张表情不丰富的脸上读到了心烦和焦躁。

兵长究竟是在苦恼些什么呢?是因为计划文书的苦闷,兵团人员和物资的损耗?还是心烦于今夜的麻烦的舞会?又或者说……他已经知晓了真相?

艾伦还在愣神,只见利威尔微微抬手,忽然将桌子上刚刚泡好的红茶打翻在地,米色的地毯湿了一大片,偏烫的茶水还在冒着热气。

是真的,他轻轻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眼前有些目瞪口呆的青年,韩吉是在开玩笑吧?真是的,自己怎么会相信那么愚蠢的事呢?

“报告。”

在外面巡逻的士兵听到了响动,匆匆忙忙的赶进来,利威尔看着他直接穿过了青年的身体,来到自己面前蹲下去用手急着去捡那些茶杯的碎片。


“兵长……我”艾伦有些慌乱的站在原地,有迅速低下头,颇有几分小时候撒谎被识破的样子,都说三岁看到老,是有几分道理的,又或许在利威尔面前,他永远都是个孩子。

对方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之前预想中的惊讶,暴怒,难过,慌乱没有一点显露于表。

就像平常一样,冷酷得让人心寒。

你不该为了一个士兵难过,利威尔告诫自己,你是调查兵团的军神,你不能软弱的像一个女人。用尽全力使自己目光平稳,就好像平时那样,只是双手发凉,心脏跳得厉害。

“行了,你出去吧,我自己来。”他扭过头不再去看他,弯下腰,试着把那些碎片自己捡起来,却双手发抖,一下子刺破了指尖。

“兵……!”那个巡逻的士兵还未说完……

“艾伦!艾伦是不是在这里!”门口忽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响动,瞬间打破了这里近乎实质的压抑。

“三笠!艾伦已经死了……等等!那是兵长办公室!”是让的声音。

“三笠!求你冷静一下……”这是阿明。

“不!我听见了,艾伦一定在这里 !”

“三笠?”艾伦有些惊讶。

“我听见艾伦叫我了,别害怕,我来救你!”女孩的声音歇斯底里,无助得就像是一个丢了玩具的孩子。

“三笠.阿克曼……是这个名字吧。”利威尔站在那里,手里还握着那片划破他指尖的碎片,血就从那玻璃上一滴一滴的往地上打,他也不在意,转头撇了一眼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艾伦,又看向三笠,认认真真的说,“冷静一点,艾伦已经死了”一字一顿的。

他就这么和三笠说,也是在告诫他自己。

那个名为艾伦.耶格尔的孩子死去了。

血肉模糊,满身鲜血,与一个英雄的身份格格不入,三笠直接晕倒在当场,若不是让及时救下,怕是早已葬身巨人之腹。

他生前的恋人并没有看见他死前的模样,那个男人被派往另一方的战场去完成属于自己的任务。

不,不对的。艾伦愣了。

看见三笠强忍泪水的眼,他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利威尔的伤口还在滴血。

阿尔敏死死的抓住三笠的胳膊。

"兵长,真是很抱歉,我这就带着三笠走……"阿尔敏的声音越来越小,生怕这位严厉的长官忽然生气。

"出去吧,没事。"利威尔看了看自己正在流血的手。

疼,好疼啊,真的好疼。

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吧?

"那您的手,需要……"

"小伤而已。"

"好的,长官。"

爱尔敏扶着三笠走了。

他随手拉开那放的满满当当的抽屉,里面全都是沾了血迹的自由之翼。

"艾伦。"

"是,兵长。"一旁的人立刻站直。

                        

幻觉发生在三天以前。

从那时起,利威尔总是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看见艾伦,吃饭,晨跑,训练,就好像他还活着一样。

"你可能是因为思念过度,出幻觉了。"韩吉一脸正经说着一点也不正经的话来。

"滚。"利威尔皱了皱眉头,直接踹门而出。

开什么玩笑,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心跳的有点快。

"亲我一口。"

"是……啊?!"

看着男孩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朵边,他有些自嘲似的勾勾嘴巴。"你都死了快一个星期了,为什么还在这里啊。"

艾伦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存在。

"兵长……您愿不愿意陪我走走?"

"随便,反正你是我幻想出来的。"利威尔啧了一声转过头去。

前面艾伦似乎是愣了愣,把门打开,外面却不是兵团……是一片大海。

"兵长……我,其实喜欢你。"

然后狠狠地把他最敬爱的人推出去

在关门的一刹那,艾伦把自己关在了门里。

"韩吉长官,团长!利威尔兵长醒了!"这是一个士兵激动的大叫起来。

兵长昏迷的第七天,艾伦死去的第七天,利威尔兵长终于醒了。

生与死,你们俩个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你选谁?

当然是我了。

选你活吗?

当然是我死啊。


阳光

韩吉和利威尔是很多年的朋友了。

 作战冷静,人类最强,教科书般的飞行技巧,还有那最要命的洁癖……这是很多人对利威尔的评价。

其实韩吉觉得这些都有道理,只不过在这强大的背后,她还知道是知道利威尔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是属于晴天的一个小小意外。

"利……"

  韩吉的声音戛然而止,不由得放慢呼吸。

 那是某个天晴的日子,男人站在一棵大树的下面,像一个孩子似的轻轻用手鞠起阳光,斑驳的树影打在他的身上,那抹金色就在他的手里荡漾。

男人痴痴的望着手中的阳光,韩吉就站在门边静静的看着男人。

  我们是最自由的飞鸟,我们是人类的骄傲,哪怕是死,也不退一步。她忽然想起来上一次入团时的那个新兵坚定的话语。

韩吉不由得望了望天,壁外的天空永远都是美丽的,很蓝,据说那就是大海的颜色 只是那天的太阳似乎太猛了些,照得她满脸泪花。

利威尔从小就向往着地下街外面的世界,最喜欢在地下街最高的地方看星星,好像这样,他就能离开这里。

不过后来的后来 ,他真的离开地下街了

守灯塔的人【一】

我叫瑞米,是一个住在海边的孩子。

妈妈总是和我说,在很久以前,这里是一个充满战争和危险的地方。

每一寸土地都徘徊者怨灵哀嚎和泪水,久久的,久久的,不愿离去。

那些尚还温热的液体洒了恶魔们满脸满身,他们就踩着那尸体狂欢,拿着上好的红酒,在纸醉金迷中丧失自我。

疯狂,杀戮,堕落和海洛因一样:是会上瘾的毒药 。

地狱空荡荡的,魔鬼在人间。

但我从来都不以为意,因为我有很多很多喜欢的人,邻居们,朋友们,大家对我都很好。

所以那肯定是骗人,趁妈妈转过头的时候,我冲她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我才不信呢,愚蠢的大人。

这话就好像阿雅的妈妈端着蛋糕告诫我们要远离那片海,也要小心那个住在灯塔的白发苍苍的老人——因为大海里有迷人心魄的海妖,被抓住了会把小孩子吃掉;而那个老人肯定有病,不然年纪那么大了,怎么还愿意坚守自己的岗位?

"又不是什么好的差事。"她小声嘟囔着,起说这话的时候阿雅的妈妈总是一副很嫌弃的模样,似乎是在赌气,又像是不愿提他的名字。

对于妈妈们诚恳的忠告,我们总是认认真真的点头,一副受教育的乖乖孩子模样。然后悄悄的从小路绕过去,在悬崖边眺望那一片美丽的蔚蓝。

阿雅妈妈口中的爷爷我也是知道的。

那个白发的老爷爷就终年住在海边的灯塔里,已经有八九十岁了。据说他是从二十岁开始守塔的,而现在已经过了很多很多年。

和往常一样,他端着一杯红茶从窗边眺望,远远的就看见了我们,朝我们使劲招手。生怕问你我们会看不见他。

因为肌肉的松弛,他的眼睛已经迷得只剩下两条细缝,皱纹很多,但是站姿依旧是笔直的,就像是一名军人 

不,这么说其实不太恰当,因为爷爷退伍以前就是一名军人。军人的骄傲,军人的站姿,军人的气魄,一样都没有消失。

这样的人不可能是一名逃兵。

可为什么他要在这里守上一座普通的灯塔呢?

我常常在想这个问题。

有时候我在想他是幸运的。

一个人的生活安静也无须顾及那些繁琐的生活礼仪,我倒是很喜欢这种安静的感觉。

端起一杯红茶,坐在床边,欣赏着海边的潮起潮落,阳光东升西斜,无需开口,用心去感受这个世界。

有时候我在想他是可怜的。

我甚至无法想象,他是用怎样的力量来承受这种孤独的。

这座灯塔就是一坐巨大的墓碑,埋葬了他所有的青春年华。

爷爷的灯塔里有一个巨大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我们这些孩子在闲暇时间总是喜欢结伴去缠着他讨要糖果吃。

然后坐在地上,含着甜甜的糖果,听爷爷笑着给我们这些小孩子讲故事。

他的声音苍老却很温柔,像极了那傍晚徐徐的海风。

他不是朗诵家,也不是军人。

他只是一个守着灯塔的人。



艾特我我的宝贝兄弟 @青龙qinlon
我的内人 @昆戊
谢谢支持【鞠躬】

迷路的信

  直到很久以后,那时我早已记不清他的模样,却总是在梦里反反复复忆起那个笑。那时的他像是解脱,又好像是达成了什么心愿。

  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我只知道或许我是喜欢他的,喜欢他,连带着爱上他的笑容。

   在那以后,我又陆陆续续读了不少书,书上说在那遥远的中国古时有一个成语:爱屋及乌,或许最先说出那个成语的人,就有着和我一样的心情吧?
                                              ——楔子

“喂,你知道耶格尔分队长去哪了吗?”

“嗯嗯?就是那个艾伦.耶格尔分队长?去哪了?难怪今天没看到他呢。”

“听说是家人生病了。”

“啊啊,耶格尔果然是个好男人呢,对家人简直无微不至。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吧!”

“嘘,小声一点,被别人听到就不好了。”

艾伦.耶格尔,十九岁,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当了分队长,光是那张好看的脸,就不知道迷了多少女孩。

可他现在才不想理会这些东西。

“咚,咚,咚”门被极有节奏的敲了三下,然后静默。

没有预料中的回应。
  

“利威尔先生!”
  

…………



“嘭!”
 


屋子里没有人。


   一如那人年轻时的作风,白净的被子近乎强迫似的叠得整整齐齐,床边的急救设施被擦得一尘不染。空气中散漫着若有若无的花香,那是艾伦放在花瓶里的的矢车菊开了。

矢车菊是艾伦最喜欢的一种花,漫山遍野的开,算是野花,却美丽不失半分优雅。

有传说,在矢车菊开花的时节,折一朵矢车菊的花完完整整的放在口袋里,过一段时间再拿出来的时候,若仍是完完整整的,就会收获一份美丽的爱情。

为此,每到矢车菊花开的季节,艾伦的衣服总是香香的,口袋里总会装上那么几朵矢车菊,利威尔在洗衣服时,也常常掏出些许残破的花瓣。

花香轻轻的萦绕,时光悠悠的走,从初春到夏末,一年又一年,不经意间,萦绕了整个年少。

可直到艾伦长大加入调查兵团,他也从未在口袋里掏出过一朵完整的矢车菊。

他注定无法获得一份他向往的爱情。


呵,这是早就知道的吧。

那个人,是不可能爱上他的。

“利威……”艾伦话刚说说了一半就忽然消了音。

利威尔静静的站在邮箱旁注视着远方。

阳光就从他的方向打过来。更让那个人原本就苍白的皮肤显得越发透明,早晨的风有些大,将他的黑发微微吹起,整个人就像是要破碎在阳光里。

让人不敢大声讲话。

利威尔就这样静静的站了很久,艾伦也就陪着他站了很久,直到利威尔快要放弃时,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自行车清脆的车铃声。

“来自阿基斯坦家的请柬。”年轻的少年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手工请柬,非常有活力的笑笑,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抱歉,今天有点迟。”

利威尔轻轻点了点头“还有别的信件吗?”

“……抱歉,今天也没有。”少年有些不忍心的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眼中的希翼一点一点暗淡下去,感觉就像是亲手打碎了一个美好的梦。“……如果有从远方来的信,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送过来的。

这么久没有来信的话……或许他已经死了 ,又或许他把你忘了吧?其实少年很想这么说,但话到了嘴边就不自主的变了样子。

“谢谢了。”男人面无表情却很认真的道谢,一转头就迎上了艾伦灿烂的笑脸。


一时间有些恍惚。



“利威尔先生您已经可以走了吗?我把早餐准备好了~(≧▽≦)/~”艾伦狗腿似的帮他开门,门上的铃铛被他急促的动作晃得铃铃作响。

“嗯,今天是晴天,腿稍微好一些……辛苦了。”利威尔就乖乖的跟在艾伦身后,准备一声不吭的听对方即将开启的唠叨。

真是的,这么啰嗦到底像谁啊。


果然和那个死眼镜待久了吧?

“(⊙v⊙)嗯,不过下次利威尔先生能不能不要一声不响出去啊,我以为您又晕过去了呢w(゚Д゚)w”


果然开始了。

“……”不会有事的,让你担心了。

“下一次早上出来要多穿一些啊,即使是夏天,你的腿也不能受凉啊,我们就不用多麻烦韩吉小姐了O(∩_∩)O”

“……”真是烦人的小鬼头啊,就不怕我中暑吗?

“还有,粥里我没放豌豆,但是胡萝卜很少,请您务必吃完= ̄ω ̄=”

说着,他把餐厅的窗户打开,让晨风吹进来,白纱帘微微在风中飞舞,沐浴着阳光。晨曦将不大的餐厅笼罩在金色里,给所有的东西都慷慨的度上了一层金边。

“……”。。。。我讨厌胡萝卜。

“还有……”艾伦摆好早餐,拉开自己的位置,他的座位正对着窗,可以看得很远,直到森林。

他们家距离城中有些距离,周围也少有人烟,但离兵团很近。只要穿过了那片森林,就是调查兵团的驻扎地。因此,艾伦童年时除了上学,就是在山坡和兵团里度过的。

“你什么时候给我回兵团?”

“……”艾伦忽然就住了口。

“我……”想留下来照顾您。


他顿了顿,却还是没说出口。


“我请了假,五天后。”


“你明天就给我滚回去。”


“后天”艾伦有些不甘心。

“明天……还是说你这小子真把我当废人了?”

“……好,是的先生,明天。”艾伦又给利威尔夹了块肉放到对方的盘子里,闷闷的给自己灌牛奶,“韩吉小姐明天会来,她说兵团里很无聊所以想和您谈谈心。”


“……”利威尔没再说话。这虽然很像韩吉可以说出的,但绝对是这个臭小鬼临时瞎编的鬼话,可他也没再说什么,双方各退一步,他只是安静的喝着红茶。

“请您少喝些红茶,对身体不好。”

“……”知道啦,臭小鬼。




“利威尔先生,我马上就要回兵团了T^T请您务必要注意身体 韩吉小姐很快就会过来。”

“你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会有那些奇怪的东西?”

“你是说……= ̄ω ̄=这样”

“……嗯”


“这是颜表情啦,可以更准确的表达我的心情~(≧▽≦)/~”


“不要搞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快滚!”利威尔简直要把他踢出去了。


艾伦故意不闪,结结实实的用小腿挨下了。

“呜哇T^T,您下脚好重……对了,明天是阿基斯坦家孩子的十周岁生日,您要去吗?”

“……让.阿基斯坦的孩子?”

“是的。”



“去看看。”

“好的,我会准备好礼物的。利威尔先生再见~(≧▽≦)/~”艾伦又摸了摸口袋里的那封信,心情有些复杂,但脸上笑容依然不减,“那我走啦!”


“啧,臭小鬼,快滚!”

利威尔站在门口,一直安静的立在那里,他的腿根本不可以让他过久的站立,可他依旧固执的扶着门框站在那,望着艾伦渐渐模糊的身影。

就像是他多年来执拗的等着那封回信。


如果艾伦这个时候回头的话,便可以看到利威尔远远的在看他。

很久以后【再发】

或许在很久以后,战争会有一天结束。

艾伦也长大了,俊郎的青年接过那染血的披风,成为调查兵团新一任的兵长。

三笠嫁给了让,换上了洁白的婚纱,她就是最美的新娘。

那天艾伦牵着她的手,走过那漫长的红地毯,可她却觉得那段路短得让人迈不开脚。

可终是走到了尽头。

她的新郎在那里等她。

她的新郎不是艾伦,也不可能是艾伦。

放手吧,她对自己说。

从一开始你就输给了那个矮子。

再后来,她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曾经冰封的脸一点点浮上了温暖。她还学会了对每个人微笑,就像一个母亲那样温柔的笑。


爱尔敏褪去了儿时的青涩,多年的从军生活让他强壮了些,再也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把他当做小姑娘了。

他开了一家不大也不小的书店,养了一只猫,娶了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在那些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就抱着那只好不容易安分下来的猫。讲述着那些年年少从军的故事,他温柔的妻子坐在一旁安静的听。

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撒在素白的桌布上,撒了他们满头满身的温暖,空气中氤氲着窗外的栀子花香,有时候,一下午就这样悄悄溜走了。


谁也不知道康尼和萨沙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只是在某天早上当你打开的邮箱,里面是新一天的报纸,牛奶,嗯……还有一份婚礼邀请函。

于是你打开看了看,有些发愣,可是想了想又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虽然有些突然,但他们在一起又好像是天经地义。


然后多年来一直疯疯癫癫,老不正经的韩吉终于想通要嫁人了,她的副官一直在等她,只是她以前不想嫁。
可是,耳畔少了谁的嘲讽呢?

当年,当她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大姑娘,每每当友人谈论到这事的时候,她就会把话题转到团长的那濒危的发际线和艾伦的实验上,总弄得不欢而散,如此几次,那两人也就不再提及了。


就在婚礼的前一个晚上,他忽然来找艾伦,眼眶红红的,鼻子也是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艾伦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样。

埃尔文就站在她的身后朝艾伦耸耸肩,一只手臂手臂抬起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摆了摆手,示意艾伦不要说话,另一只袖子却是空荡荡的,他早已没了右臂,而那个人也走了很久了。

艾伦记得,那个晚上是韩吉最后一次去那片森林,抱着墓碑的她哭得像个小孩。


那是艾伦第一次看见韩吉哭,原来她也会有难过的时候啊。

那个人应该也会有脆弱的一面吧,谁又能说,一把利刃不会难过呢?

心就那么忽的疼一下,他摸了摸胸口,那把利刃或许就扎在那里吧?

夜晚没有月亮,星星却很亮,风就卷着那份星辉轻轻的吹,在风里,有谁的手温柔的抚摸着韩吉的头发。

或许她也是也是喜欢兵长的吧?艾伦悄悄的想,忽然鼻子有些发涩,可他不能哭,兵长会不开心。

“明天就是最后一战了吗……呐,臭小鬼,如果我死了,到时候你可别哭鼻子啊!”

“兵长是不会死的。”那时候他很认真的回答。

“……没有谁是不会死的。”利威尔愣了一下,狠狠的扯过艾伦的领子,强制的让他与自己对视,忽然伸手,把艾伦吓得一抖,闭上眼睛。

完了要被揍了,这是他当时唯一一个念头。


可臆想中的重击并没有来临,一只略显冰凉的手轻轻的抚上他的头发,就像是平时抚摸他的战马那样温柔“艾伦呐,别死了啊。”


他忽然惊醒,天边的星星已经黯淡了,东方泛起了微微的鱼肚白。

他似乎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梦里的那个人,温柔得像个残忍的噩梦。



韩吉是笑着面对所有人的,在今天以前,谁也不知道原来她可以那么美。

摘了那副陪了她许多年的眼镜,精心挽起那本就美丽的栗色头发,甚至脸上还化了精致的淡妆。

“ Do you take  this man for your lawful wedded husband, to live together after God’s ordinance, in the holy estate of matrimony? Will you love, honor, comfort, and cherish him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saking all others, keeping only unto him for as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y”那一瞬间,她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教堂门口,或许那里就会忽然跑过来一个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又微笑,”Yes,I do。”一字一顿。


艾伦也转头看了看教堂门口,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或许那个人已经来过了吧?

浅浅的看一眼,又浅浅的离去。

此后,每天去扫墓的就只剩下艾伦一个了。


"兵长,今天是您最喜欢的栀子呢!"他傻傻的对着那块墓碑笑,一如那年的少年,傻傻的捧着一大束栀子。



"兵长,等战争结束了你就嫁给我吧?"

"没常识的小鬼。"那年那个人啧了一声,接过那束花朵,用手轻轻的抚着那白色的花瓣,逆着阳光转头看他,敲敲了他的脑袋,"男人间是不可以结婚的。"

"那您愿意嫁给我吗?"

"到时候再说!"



"那我就等着您。"青年拥着那块冰冷的墓碑,很轻很轻的说。

历史书上记载着调查兵团最后一任的耶格尔兵长生者一副沾花惹草的好容貌,却一生未娶。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后记

"利威尔学长,你说他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啊。"少年金色的眼眸里像是盛了满满的阳光,亮的吓人。

"啧,别打岔。赶紧复习。"

"利威尔学长以后嫁给我好不好啊?"

"快背书!"

"利威尔脸红了!哎哟,哎呦别打我,打艾伦去啊!"

"死眼镜!!"


这个之前斗气删了。。。

昆戊曾经叫污七:

我试图长一点的……可是没做到……
然后不要脸的群宣
欢迎加入艾利●只有群主咸鱼群,群号码:424972957

Castiel:

【艾利】群文接力
上次发的估计是加了二维码被吞了
这是一个群抽风的文接力,关于艾利的文接力,顺便打个宣传,群号424972957ଘ(੭ˊ꒳​ˋ)੭✧
欢迎来玩

利威尔应援

今天,我安慰了不少人。直到我再也想不出什么能够安慰别人的话。
利威尔是不是要回家了?有人这么问我,我踌躇着说不出话。
但我还是不想放弃,想过来拉上一票。
我知道在这里拉票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利威尔就是我的信仰,他于我而言就如同杀老师对杀厨,夏目对夏厨的意义一样。
我这几天也有看见有人骂利威尔,骂我们,你可以骂我,尽情的骂。但请不要说我的信仰。我知道利威尔不会在乎这些,但是我们在乎。
喜欢一个人,喜欢他,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他。想费尽心思把他送上王座。
或许利威尔兵长今天是要回家了,不过欢迎回家,兵长,你还有我们呢。
但我不到最后一刻还不想死心,我不甘心啊,不想放弃。希望各位喜欢进击的孩子们投上一票,我们再努力一下,不要气馁,利威尔是个很温柔的人,他值得我们坚持到最后一刻。
感谢这些天为了自己信仰而努力的亲们,无论你们支持的是谁,你们都是最棒的。
感谢收看。【鞠躬】

关于一个男人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过程记得不算清晰,也不是噩梦,或许应该说是一个悲伤的梦。

夜半的时候就那样忽然惊醒,脸上湿乎乎的,摸了一手水,冷汗和泪水都掺杂在一起。然后我就再也睡不着了。

小时候总是听家里的长辈们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抵真的是那样吧,这段时间日日夜夜都想着兵长,利威尔也终于来到我的梦里了。

我站在一户人家的庭院里,一个男人俯身轻轻的抚摸着草丛中的一块墓碑,墓碑的上方是茂密的枝叶,那是枇杷树的叶子。

虽然那个人的脸模糊不清。

可心里却暗暗的悲伤,我知道他就是利威尔兵长,利威尔就是一个送葬的人,一个守护的人还有…………一个孤独的人。

即使你是阳光,是战神,是一个军队的信仰,你的身边从不缺乏同伴的围绕。

可是一年又一年,你身边的身影也换了一波又一波。
你还是一个人向前走去,踏过的每一步都埋着那些士兵的血和骨。

你不能停下,即使你知道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里,你也会变成他们其中的一员。

但在那之前,你必须肩负着那些或生或死的战友们的意志继续向前。

当你踏血而归的时候,你的心里在思量着什么呢?

会怨恨吗?怨恨这个残忍的世界。
会庆幸吗?庆幸自己又活了下来。
会麻木吗?麻木鲜血不会再悲伤。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们的利威尔兵长最后还是一个温柔的人。

你愿意忘记自己的洁癖,毫不犹豫的紧紧抓住重伤士兵满是鲜血的手。为了让他安心,郑重的许下承诺。

"他听到我最后的话了吗?"
"我想,他应该听到了。"

于是,你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艾伦即将被宪兵团的人枪击时,你不担心自己是否也会被误伤,直接了当的踹了上去,保护了这个孩子。

"喂,艾伦……你恨我吗?"你尽量面无表情,不想失了长官的威严,却又忍不住开口。

还有捡汤勺那次背对着艾伦的绝对信任。

你信任自己的士兵,你自信有强大,你总是把很多东西都担在自己身上,或许你也会有脆弱的一面,不过没关系,人都会有脆弱的时候,我们一直知道,你是个人,却也是我们的信仰。


为利威尔兵长献出心脏!


你也喜欢我们温柔的利威尔兵长吗?

今天天就是b站b萌八强了,请帮忙投一票吧(^V^)

万分感谢你们(鞠躬)下面附上b萌链接:
http://bangumi.bilibili.com/moe/2017/jp/mobile